对河科院有感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1-06 07:51

  对河科院有感 当日月出现在同一片天空,我领略到日月追逐的紧迫和恒古不 变。 我在梧桐的脚边坐下, 借着清晨的清静来清化我晕晕迷迷的状态。 三年前, 当我在校园留下第一个脚印的那刻起, 我就期盼着自己 能拿出一点点成就来满足年轻轻狂的心。 于是我经常误打误撞地崭露 头角,时至今日,虽没头破血流,却也心伤累累。看看自己可怜巴唏 的现状,也情不自禁心坏起来:有点郁闷无语地抓狂,学会了对炎凉 世态的愤愤不平,向往五柳先生的采菊东南下,悠然现南山的飘飘 然…… 在河科院,整天以掐算下课、放学时间为副业,在比鼾声和饭量 中消磨时光的学生大有人在, 而我自己可谓是典型代表, 唯一的区别 在于我的“副业”跟他们的不同,但途径都是虚度。我经常会在去哪 个食堂就餐时略显得很痛苦, 这种痛苦不亚于让我做一上午的无机有 机化学高难度推理题。 而痛苦的根源在于进食堂门的刹那让我食欲全 无。单调清平的窗口可以这样形容:一进食堂门,清粥两大盆,盆里 照进婉,碗里照进人。内容丰富、乌烟瘴气的窗口可以这样描述:一 眼辨不清,肥肉盖杆芹,冬瓜大料一起炖,嗓门吓死人。不能不提的 是就餐环境的恶劣经常会让无辜的人受伤, 一些死孩子会在人流里横 冲直闯哩!当一小把我手中滚烫的一碗鸡蛋面撞的左右摇摆时, 当仅有的一块表面积 10cm 平方左右的鸡蛋由婉中飞到他衣袖上时, 那厮还瞪我。 如果刷卡的大婶还残留有人情味儿的话, 她应该得给我 至少两块那么大的鸡蛋。 眼下, 我的埋怨对象由刷我 3.5 元多的大婶 转移到那厮, 我心疼我的 3.5 元死的太惨, 假如鸡蛋面泼到一位美女 而不是那厮,我心里也会平衡一点,至少那厮不配我用鸡蛋面泼他。 之所以把河南科技学院简称河科院而不是河技院是有原因的, 因 为“技”字后面加个“院”字听起来有失大雅,免得喜欢在鸡蛋里挑 骨头的人有牛角尖可钻。河科院的面积还算大,但因为人数众多,人 均面积小的可怜。 再加上学校为了增添美观建了一些小树林, 而小树 林一直被成双成对的人统治着, 搞得以我为首的剩男同胞除了教室食 堂就只有在寝室乖乖呆着。 我为自己没能力谈情说爱而自豪, 就算愁 眉苦脸, 我也会夸夸其词: 我为中国未来的前途命运何去何从而担忧。 哎,我也不怕旁人说我吹牛皮不打草稿和不要鼻子之类的话。 当然,我对河科院还是有感情的,这儿给了我初始的新鲜,让我 遇上了生命中的一些贵人,灌入了我不一样的思想,同时,河科院也 有自己的可爱。 我们每个人都没能力把一个空间说的不成体统, 不成 体统的只有人和事。 而我上述的一些校园中的小作怪只是为了把这个 平淡的空间增添点“人间烟火” ,因为一个地方足够的风平浪静会让 人窒息!